五个常识,中国娱乐网

原标题:黎瑞刚:文化产业应该回归“五个常识”

  2018年1月10日,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在北京正式宣布成立。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董事长黎瑞刚在成立仪式上表示,集结了全国各省市21家龙头演出公司力量的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旨在整合华人音乐新老力量,打造华人地区最大演艺平台,为华人文化产业作杰出贡献。

距离华人文化全资控股东方梦工厂已经过去了一年多,这家换了英文名和logo,被誉为中国第一家具备好莱坞标准的电影动画公司已经走入新一轮的验收期,带着待上映的作品和迭代升级的战略坦然面向公众。4月22日的东方梦工厂媒体开放日,CMC资本和华人文化集团公司董事长、CEO兼东方梦工厂董事长黎瑞刚,东方梦工厂CEO朱承华,东方梦工厂首席创意官周珮铃,东方梦工厂运营负责人周从意,一同坐在媒体之前。不遮遮掩掩,黎瑞刚携团队成员大方自信地从东方梦工厂的成立之初说起,一步一个脚印发展,直到介绍完即将登陆大银幕的新作。从左到右依次为朱承华、黎瑞刚、周珮玲、周从意从2012年东方梦工厂成立之时,黎瑞刚就希望能带领团队做出全球精品,成为民族骄傲,但在《功夫熊猫3》之后,外界所看到的,似乎是东方梦工厂面临的一个个动荡。在外,国产动画电影发展遇到瓶颈,缺乏爆款无法摆脱低幼形象;在内,是东方梦工厂人事不断调整的传闻。流言蜚语四起时,黎瑞刚告诉团队不要回应,扎实练好基本功。如今新作品上映在即,升级了的东方梦工厂将以何种姿态面向观众?东方梦工厂下一步的融资想法如何,在华人文化体系内,东方梦工厂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在会议之后,黎瑞刚又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专访,进行了全面回应。与环球友好分手做立足于中国的国际化公司东方梦工厂成立于2012年,是由华人文化联合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与美国梦工场动画在中国上海合资组建的动画电影公司,也是中美之间唯一的一家影视类的合资公司。成立之时,东方梦工厂就被期许借助中美双方资源的强强联合,打造受全球观众喜爱的中国本土动画故事题材。2016年,《功夫熊猫3》以首部中美合拍动画电影的身份,同时登陆中国和北美两大市场,最终影片在中国就斩获了超10亿票房,全球票房突破5亿美元。对于动画电影来说,这是里程碑式的存在。图片来源:豆瓣黎瑞刚时至今日,都能回忆起《功夫熊猫3》给他带来的感动:梦工场的创始人曾经有一段话,他说《功夫熊猫》是梦工场奉献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功夫熊猫3》是我们的合拍片,它不仅仅拿到了国家批文和发行许可,拿到作为分账的收益,在编剧的整个过程中,创意流程、制作环节等都是中美双方深度结合在一起的。所以这是标准意义的、历史上没有过的一个中美双方共同智慧的结合。《功夫熊猫3》带给东方梦工厂的,是适配于中国市场的独一无二的制作和发行经验。中国不是一个商业化、工业化动画非常发达的国家,如何在全球的动画市场当中实现逆袭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黎瑞刚称。再往前追溯,东方梦工厂的首位中国本土CEO朱承华在走马上任之际也说过:东方梦工厂就是为了《功夫熊猫3》而生的。这从最初的logo就能窥斑见豹:一只水墨画的熊猫坐在红色的月亮上垂钓,这其中蕴含了东方文化、《功夫熊猫》、梦工厂动画三大元素。但在取得《功夫熊猫3》成功之后不久,美国梦工场的创始人JeffreyKatzenberg决心将梦工场卖给环球,所以中间有一段变成了我们和环球的合资公司。2018年,东方梦工厂股权变动尘埃落定:由华人文化为首的中国财团全资控股东方梦工厂,美方公司不再是股东。我们跟环球友好分手,从环球的角度,它在中国的战略主要还是在环球影城,而不是在中国做动画。从CMC和东方梦工厂管理层的角度,经过几年合资的强化训练,东方梦工厂已经建立起了与好莱坞同类制作公司一样标准的生产流程和产品标准,团队也已经日益成熟,完全具备了单飞的能力。而且只有单飞才能拥有独立IP、独立品牌、和独立运营决策权,也将给跃跃欲试的创意开发团队提供更大的创作空间。同时,中美双方当时也都已经认识到,必须按照中国的市场国情特点以及互联网技术、年轻人群迭代的新驱动重新改造传统的梦工厂模式。所有这些,促成了华人文化独资控股的决定。今天的东方梦工厂中文名字还叫东方梦工厂,但是英文名字由2012年成立时的OrientalDreamWorks更改为PearlStudio。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这给东方梦工厂带来的改变是,蜕变为完全独立的创意开发生产公司,更加本土,更加尊重原创,运用国际先进的制作流程和手段,掌握先进的流程体系,立足于中国。黎瑞刚表示这是一个迭代、跨越,不同于美国梦工场适合于生产标准化的大预算、大制作、长周期的模式体系,今天的东方梦工厂模式显得灵活、轻便,更适应市场的变化,今天PearlStudio就是一个独立的品牌,一个由中国控制国际化公司的时机已经到来。聚焦头部IP携手知名影人抓住非英语文化国际大片的机会艺恩数据显示,2016年动画电影观影场次和人次均达到最高,来源于当年两部口碑之作《功夫熊猫3》和《大鱼海棠》,但观影人次达到巅峰后,2017年和2018年均出现下滑趋势。至今为止,国内动画电影票仓达到10亿票房以上的只有四部,除了中美合拍的《功夫熊猫3》之外,《疯狂动物城》《寻梦环游记》和《神偷奶爸3》均是纯正的好莱坞影片。国产动画制作水平低,少爆款被业内人士经常提起。在华人文化2018年全资控股东方梦工厂时,黎瑞刚曾向每经记者表示:我们看好这一块,对东梦既有财务性的安排,又有战略性的规划。因为中国未来电影格局中,动画一定是一个重要的类型。现在动画的国内票房份额还未达到足够的程度。好的内容还是稀缺,中国公司生产的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内容也仍是缺乏的。所以虽然我们的投资周期会长一点,但我相信回报还是会是好的。虽然从成立时就拥有高起点,但面对国内电影市场时,东方梦工厂仍像是个拓荒者,落在实地上,如何去走,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完成的。尤其是在《功夫熊猫3》之后,东方梦工厂掀起一阵大的水花外便看似再无动作,CEO接二连三地调整,也不免使外界怀疑是否核心战略出了问题?这一切黎瑞刚都给了回答,动画电影比真人电影工业体系更难的,是包括它的长周期、大投资量、复杂制造环节等。在缄默期,东方梦工厂默默调整了核心团队,形成了从上海到洛杉矶到纽约三地的运营模式,目前有数部即将完成以及即将上映的作品,还有十多个储备项目。具体来说,东方梦工厂组成了一支经验丰富,操盘过国际化大片的核心成员团队,包括第三任CEO朱承华,他也被黎瑞刚赞为最满意的CEO,负责中国走向全球的商业模式;《花木兰》和《功夫熊猫3》主创之一的周珮铃也于2015年加入东方梦工厂负责创意体系,即要讲好故事,要真正开发出拥有中国文化、中国特色,但是又能够在全球市场受到观众喜爱的故事;运营方面,经验老道的周从意于2014年加入,管理国内外的工业化电影的运营流程。最快和观众见面的是2019年上映的动画电影《雪人奇缘》,这部全球发行,有英文配音的动画电影从创意、生产制作流程的全面掌控及发行策略的制定,都由中国团队执行;2020年在中国内地院线上映的原创冒险音乐动画电影《OVERTHEMOON》,同时也将登陆Netflix,这是奥斯卡获奖导演GlenKean执导的第一部长篇动画;除了两部即将问世的动画电影,东方梦工厂还邀请了周星驰参与将于2021年上映的《MonkeyKing》。从2022年起,东方梦工厂将保持每年推出1-2部原创大片的速度。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在东方梦工厂的商业化方向思考上,黎瑞刚称当时不完全拥有IP,但在迭代升级后有了更多想象和空间,将利用完整独立IP长期打造产业链,衍生业务覆盖更广,包括消费品、消费体验、主题公园等各个品类,也将更加接地气。黎瑞刚在现场坦诚地分享了他一路摸索了六七年,对于动画电影的一些体会:我们认为头部内容IP的优势将会进一步放大,更多的资源、资金、观众的效应、市场的期待等等都会往头部作品IP聚集,所以这是东方梦工厂的核心战略。此外,中美电影、尤其是动画电影间存的差距是挑战,也是机会。北美和中国变成两个全球电影票房的双引擎,在双引擎的过程中,中国真人电影的成长速度很快,但是动画电影成长速度很慢,比起美国还有很大的差距。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发现美国电影开始关注源于非英文文化题材的机会,比如说《寻梦环游记》来自于墨西哥的创意,《功夫熊猫》来自于中国,这样源于非英语文化的动画片开始进入市场,取得很大的成功,这给我们带来了信心。Netflix、亚马逊等为代表的超级流媒体平台也有内容整合发行、拓展C端用户的战略,这都会给头部内容生产制作方带来新的市场机遇。被全世界观众普遍接受的好莱坞叙事方式也是我们这几年深入研究的。关于这一点,我相信在中国还没有第二家公司能够像东方梦工厂这样,对于好莱坞的生产流程、创意模式、观众的观赏习惯有如此深入的认知。拿出等量级的作品奉献给全球的市场,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动画市场将有五年高速成长期CMC将持续投入东方梦工厂在经历一段快速发展期后,中国的影视行业正在回归冷静,资本退潮、项目减少,每个身处其中的内容制作者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黎瑞刚也表示:前几年中资企业去好莱坞投资收购很高调,这两年有明显的、大幅度的收缩。2018年开始,整个市场管制环境也明显提升,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税务、演员的薪酬问题,都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东方梦工厂相应地感知到了挑战,那么如何应对?黎瑞刚坦陈:无论市场环境宽松还是严峻,我们本质的规律性认知就是努力接近于能够生产头部的内容作品,同时能够建立流程化的工业体系,不仅能生产一两个爆款,而是可持续地生产爆款,这是我们不断去做的。在电影市场方面,朱承华认为动画电影远远没有到饱和的地步,即使有《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熊出没》等优秀作品,公司之间也远未到刺刀见红的那天。朱承华分享了一组数据,美国动画电影能够稳定在大盘票房的15-20%,在过去十几年时间中,中国动画电影所占份额还在5%以下,到了2018年接近10%。在中国,动画电影大盘的增速远远高于真人电影,根据成熟市场发展的趋势来看,我们认为未来几年中国动画电影的比例将快速上升。在六百亿的盘子里面,未来我们认为有一天中国的动画能够占到15-20%,也就是票房会超过一百个亿。在此之前,市场需求远未被满足,东方梦工厂及同行将会至少享受5年的高速成长期。这也是华人文化对东方梦工厂持续看好的一个原因,黎瑞刚透露:继CMC资本之后,华人文化集团公司将接手东方梦工厂这个接力棒,继续陪伴东方梦工厂的管理团队向着更高的台阶迈进。对于华人文化而言,东方梦工厂将是整个文娱版图中的重要资产。不光是影响力,内容产品,以及未来IP的衍生,都是华人文化非常宝贵的价值。我们也非常骄傲地说,经过六七年的艰苦曲折的探索,中外双方的磨合,我们自己对各种模式的试错,我们找到了一条适合中国的、同时也适合世界的运营体系和管理模式,这已经成为中国独一无二的头部动画电影生产公司,也成为整个华人文化不可缺少的重要资产和合作伙伴。电影是华人文化集团公司以头部内容为核心的泛文娱深度整合协同版图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在黎瑞刚的计划中,会与游戏、音乐、现场娱乐、体育、文旅地产等发生协同效应。具体到东方梦工厂的发行业务和商业化,黎瑞刚也直接表示:CMC非常乐意调集方方面面的资源和东方梦工厂一起推进。我们召开这样一个媒体见面会,是想给市场一个回应,东方梦工厂又回来了。

转载自三声(ID:tosansheng)

  华人文化董事长、CEO黎瑞刚在成立新闻发布会致辞,表达了他对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的期许:中国已经是一个文化消费大国和世界级的文化消费市场,消费的升级倒推文化生产和服务的变革,需求的放量和迭代催生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体系化、专业化、规模化,乃至工业化,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应运而生,正是顺应了这种发展规律。我们期待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能够通过全国范围内地方演出龙头企业的整合,通过上下游内容与服务的整合,通过数据、产品、团队、资本的整合,推动中国的演艺产业和市场跨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9月11日,在2018国际文创产业合作伙伴大会(GCPC)的国际文创产业高峰论坛上,CMC资本(CMC
Capital)及华人文化集团公司(CMC Inc.)
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黎瑞刚受邀并发表主题演讲。

  在中国文化产业已经迎来历史性机遇的大背景下,中国商业演出市场每年均保持高增长率,年票房收入已达130亿元,未来的态势继续走高。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成立的目标,是打造国内最大规模的演艺平台,聚合和拓展其发起方拥有的广泛资源,为演出市场尤其是演唱会市场营造规范良性的商业环境,在现场演艺领域创造更多的价值可能。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管理团队及加盟的各省市演出公司,此前曾主办包括滚石30年、纵贯线、刘若英、任贤齐、李宗盛、周华健、左麟右李、叮当、The
Rolling Stones、Katy Perry、Taylor Swift、Justin Bieber、Bruno
Mars、Pink
Floyd等中外知名音乐人的演唱会,无论在行业内还是观众中,皆拥有优良的口碑。

以下是《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整理的演讲内容:

  未来,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也希望在上述名单上增添更多更新的耀眼的名字。音乐产业在全球正面临新的挑战和机遇,曾经的运营模式伴随新媒体技术的崛起、实体唱片产业的式微、新聆听方式的改变而产生着根本的颠覆性变化,在这样的变局中,现场演艺是新的音乐人及其音乐为听众接受的最为直观并创造价值的方式,已成为音乐产业中的关键一环。华人音乐同样期待通过演艺行业的有效沟通和传播,为未来中文流行音乐领军人物的诞生创造可能。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希望用自己强大的演艺平台,为乐坛新生代力量提供面向大众实现梦想的机会,也会通过其在音乐界的影响力和人脉资源,主动去寻找发掘有潜力的音乐新人,以各种方式为他们提供演出机会,让他们登上不同的舞台发出声音,汇集和唱响中国新声。

刚才几位发言者都从国际宏观角度发表了很好的观点。我立足中国市场,从自身投资和运营的实践来说,可以感受到,中国市场在传媒与娱乐领域——或者说泛文化领域、文化与创意产业,仍然会有较大的潜力和空间。

  屹立于新的时代,中国是全球视野的焦点,其庞大的市场为世界瞩目,中国视野同样也正放眼全球,寻觅更多更广阔的合作发展可能。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的演艺管理团队,将在已有的全球合作伙伴的基础上,不满足于单纯的演艺内容运营商的角色,打通全产业链,深入演艺产业的各个环节,联通音乐产业的各类资源,探索文化产业的各种可能。

我所服务的华人文化CMC是投资与运营相互支撑的机构。我们的CMC资本,CMC
Capital,从事以PE为主的投资,我们有一大半的投资集中在传媒与娱乐领域。我们的华人文化集团公司,英文叫CMC
Inc.
,是一家运营实体,全部业务都是传媒与娱乐,涉及了从影视、音乐、游戏、体育、时尚、互联网媒体,到线下活动、文旅地产等方方面面,在不少领域拥有一定的行业领先优势。

  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由黎瑞刚先生担任董事长,柯上闵先生、庄鸣先生、林一鸣先生、李岱女士担任董事,谢芝芬女士担任监事,洪廸先生出任CEO,胡慧女士出任CFO,核心管理团队皆是深耕娱乐及音乐行业二十余年的资深人士。在历经一年多的市场调查和研发工作后,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于2017年底结盟全国各省市21家龙头演出公司,布局覆盖全国,建构起目前华语乐坛最大的演出平台。

目前来看,中国泛文娱领域主要的驱动力是以下几个方面:

  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 2018
年陆续举办的演唱会巡演,将包括五月天、张学友、范玮琪、邓紫棋、徐佳莹、杨千嬅、陈绮贞、光良等华语音乐的中坚力量。

一是市场的需求还在被不断地开掘出来,文创产业的市场需求在向上的消费升级、和向下的消费下沉——这两个方面同时展开;

二是技术的快速演进和迭代,正在不断变革文创内容的传播方式、分享方式和体验方式;

三是新的消费人群的崛起正在不断改变传统的文化消费理念和方式,也在不断创造全新的消费需求。这种消费人群的创新不光是代际的更替,也是空间地域的纵深发展;

四是政府政策的引导和推动,这是中国的特色。定位和执行得好,也是中国的优势。

但是,面对这样一种蓬勃发展、快速发展、跨越发展的局面,我们还是很明显地能够发现和感受到存在的不少问题。这些问题有历史形成的体制、机制因素,也有快速发展过程中产业的结构性问题。很多问题如果不能找到有效的解决之道,就会影响甚至阻碍中国文化创意产业未来的发展道路。

在这里,因为时间关系,我只是谈谈我个人的感受和看法。我只谈一点,就是我们需要“回归常识”。

所谓常识,大家可以理解,做事总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常态的认识、共同认可的认识,那么今天我们的文化产业的发展就需要回到这么一种常识上来。

回归常识,就是要回归到产业的规律上来,认识到文化创意产业是需要时间的积累和养成的,这是文化创意产业的规律。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机器的深度学习解决人工劳动的效率问题,但暂时还无法实现创造和创新。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是人工智能暂时无法企及的,也是人类文化创意产业的根本。

但创造的规律告诉我们,这需要耐心的积累、孵化和培育,我们今天都说IP,所有伟大的IP都是时间长河的沉淀和结晶,不是快速变现、赚快钱的手段,需要理想主义的关照,需要人文情怀的投射,需要专业精神的专注和探求,而不是资本的对赌和应景的重大工程。

回归常识,就是回归到健康的价值观,回归到专业主义的价值观。内容创作是有模式可寻的,内容创作是有专业规范可供操作的。为什么我们说好莱坞的商业片能够保持基本的质量稳定?因为背后有专业的标准操作和规范支撑。

回归专业主义和行业规律,还有就是要让我们更关注原始创新、关注底层技术创新和变革。今天文化创意产业的技术驱动特点越来越清晰,内容的传播方式、消费方式、分享方式都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未来的行业巨头首先是技术驱动,这就需要我们用更长线的眼光来关注技术,投资研发,在不断的试错过程中发现行业的方向。

回归常识,就是要体系化运营,甚至是工业化运营。我们说的好莱坞不是一批制片公司的集合,或者一批明星的聚合,而是一个工业化的生态系统。这是由行业教育机构、制作机构、发行机构、中介结构、服务机构、投融资机构等等,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和发育,形成的一个体系,这才是他们文化创意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因为有了这样的体系,人才和资本才会源源不断地进入,内容产品会稳定而持续地产出。

中国和美国一样,都是一个统一的大市场,国内市场的地区之间没有语言、宗教、市场壁垒,那么这样一个统一大市场应该孕育出的是体系化的运营和大体量的公司,而不是产业的碎片化格局。

因此,行业的整合、体系化的培育都是我们文化创意产业接下来的最重要命题。没有这种体系的建立,中国的文化创意产业很难在世界上有独特的发言权。

也只有回归常识或者说创建这样的体系,我们才能形成我们自己的行业标准、行业操守、行业规范。今天我们广泛讨论和关注的很多话题,比如演艺人员的薪酬问题,比如收视率造假、票房造假、网络点击刷流量、游戏数据刷榜等等问题,包括这个行业普遍存在的公司估值虚高的问题,都是体系不完善的表现。

也只有回归常识,创建体系,我们才会敬畏法律,让法制的精神照耀这个行业。今天出现了一些乱象,政府的监管部门是可以、也应该严加管制,但是政府的监管出击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长期的市场规则和体系还需要依靠市场自身的力量进行修复、协调和创造,而不是依靠政府的包办。

在市场乱象得以收敛之后,政府的作用更多的是引导,还是要鼓励市场主体发挥主导作用,尤其是中介组织和专业机构的作用,市场的决定性基础作用还是要得到保护和尊重。

最后,我想说回归常识,就是要认识到我们要尊重消费者。这本身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结论,也就是说我们要好好地说话,正常地讲故事,但我们现在常常出现误区。因为种种急功近利的驱使,因为种种套现变现的资本游戏,因为种种自我的傲慢和膨胀,我们常常不是面向消费者,而是面向自我的故事忽悠,面向资本家和领导。

我们需要认识到,今天的消费者已经不是所谓的“沙发土豆”,尤其是今天年轻一代的文化消费者,他们的眼界、阅历、审美能力,甚至内容创造能力,已经远远超越了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文化创意产业创作者和管理者,任何对他们的不尊重、不研究、不融入,最后被淘汰的,不是他们,而是我们。

当然,这一切还有赖于一个宽容的、健康的、富有平常心和公理心的创造环境。这也是一种常识。

本文由三声(tosansheng)授权转载。『三声』聚焦文娱产业的企业、人物、热点、资本,提供最专业的文娱产业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